盐城在线,盐城新闻网,盐城信息网,盐城信息港,盐城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盐城历史 >

十班公妈庙见证城东十班乡兵的**倭史 锣鼓喧天

时间:2018-01-14 04:3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福建泉州城东的琯头地段,在明末,曾发生一起十班乡民**击倭寇而获全面胜利的战事,至今已经458年了。2017年10月17日(农历八月廿八)上午,福建泉州洛江区桥南

福建泉州城东的琯头地段,在明末,曾发生一起“十班”乡民**击倭寇而获全面胜利的战事,至今已经458年了。2017年10月17日(农历八月廿八)上午,福建泉州洛江区桥南岩山公园彩旗招展、锣鼓喧天,小小的山头上挤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,其中尤以一群身着回族民族服饰的人全最为醒目,问后才知,当年**击倭寇的“十班”乡兵是他们的祖先,山上的“十班公妈庙”,是奉祀那场因**倭卫乡而献身的英烈们。庙旁高大“**倭英烈永垂不朽”纪念碑,是“城东祭十班习俗”2007年5月被泉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:“泉州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”,之后的第二年,由泉州闽南文化保护中心牵头,在丰泽、洛江两区三街道十个社区(原“十班乡兵”所在村庄)的老年协会的共同努力下建成的。自2007年至今,每年农历的八月廿八这一天,他们都举行隆重的纪念祭祀活动。而今日恰是轮到回族村——洛江杏宅主祭。深圳广弘影业集团董事长刘志贵在泉州市作协杨新榕、刘一强****以及泉州“城东祭十班习俗”市级非遗传承人魏朝阳带领下参加活动、刘志贵先生祖籍也是泉州人又是十班公妈的后人,了解整个历史事件与影视同行交流计划将这个英雄事迹策划拍摄****并且大力****弘扬具有乡土本色民族精神。

历史的伤痛也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,但曾经流血的疤痕永远存在人们的心里。硝烟虽散尽,**钟却应亘古长鸣,令今人们居安思危,常备不懈,锐意进取,杜绝历史再现,这就是设立“祭十班”传统民俗活动的目的意义所在。如今,公祭活动所蕴含的积极意义,得到了市级领导、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;同时受到了海外侨胞以及泉州市民的关注和支持。当天,福建省市多家媒体就祭祀活动做了报道,洛江区文体局长林伯强,市申遗办龚勤勤,原市文管所主任黄真真,海交馆书记郭育生,洛江区委宣传部,文明办,洛江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“祭十班习俗”代表**传承人郭海清万安街道主要领导等在祭十班纪念碑前默哀致敬!

十班公妈庙,位于原古泉州城东的琯头村,是当年遇难**倭英烈的埋葬之处。明嘉靖三十八年(1559年)八月廿八,一支从惠安洛阳等处登陆的倭寇,路经泉州城东古福泉官道的琯头路段时,对避于琯头山边芒草丛中的汉、回两族男女老少村民,进行残无人道的屠杀。乡兵头领庄良珍闻**后,立即带领庄任村乡兵,汇同西福村的魏瑚、杏宅村的郭概等乡贤,组织周边各村的乡兵和民众,快速前来救援和**击入侵的倭寇。这一天,与入侵倭寇血战而死和被杀害的村民有上百人,其中有杏宅等村的郭姓,庄任、琯头、古楼、古蓝等村的庄姓,桥南的刘姓、乌屿的董姓,西福、城东、后路、南埔、****美等五村的魏姓,潯美村的何姓,共十几个村庄的所谓“十班”乡兵(明代乡兵是以村为“班”作编**的)遇难的男女民众。除可以辩认者被单独安葬外,其余面目难辩者都被一同葬于遇难处琯头的一口古井之中作公墓。为纪念这批**倭卫乡的英灵们,村民们后来就在这座公墓之上,建立一个约九尺见方的小庙,是为后称的“十班公妈”墓庙。

明朝中后期,日本与中国冲突最为剧烈,明史称其为“倭寇之乱”。明朝的嘉靖年间,国家经济衰落,沿海军备空虚。嘉靖三十二年,汪直等国内****勾引各岛倭人,大举入寇,战船数百,分路并进,浙江、江西等地沿海,数千里同时告**;倭寇大肆登岸,抢掠杀戮,毒焰嚣张,縦横往来,如入无人之境。嘉靖三十七年(1558年),新寇大至,攻掠浙东诸地,后转入福建,自福宁至漳、泉这千余里,沿途劫掠烧杀,后来蔓延至广东潮州一带。

泉州城东的庄任村乡贤庄良珍,生于明嘉靖二年(1523年)。他的先祖庄夏,曾官至尚书等。庄良珍虽生活在官宦之家,但他为人豪杰,常济人急,很得周围十里内二十余村的人心。 他见当时的局势已处危难之际,便弃文习武,凭借其在周围各村的众望,又得到朝廷的支持,在各村组建乡兵班,并加以训练,准备**击倭寇的入侵,保卫泉州城东一带乡民的生命与财产的安全。在此期间,与庄任村相邻的西福村,也有一位受人尊敬的魏姓乡贤,名叫魏瑚,其时他年纪虽不到三十,但由于其为人品质高尚,也很有声望,当时就被推为乡约正。琯头村的西邻是杏宅,杏宅村在同一时期,也有一位众望所归的郭概,年纪虽近七十,但仍然指导郭姓回民一族乡兵,边生产边训练,随时准备**击倭寇的入侵。嘉靖三十七年三月,悍倭复寇泉州、安平、同安等地,反复入侵,焚烧民居,也被军民多次拒退,后来众倭寇移居南嶴,双方焚拒达一年之久。就在嘉靖三十八年的八月廿八这一天,一支登陆的倭寇,意在劫掠泉州府东门外一带。当路经泉州城东琯头路段时,附近一群经商路过或活动其间的男女及当地一些老少村民们,见倭寇来袭,便一齐就近逃避到琯头村东的山边芒草丛中。本来大队倭寇已通过,后队的倭寇听到芒草丛中有狗叫之声,便回马提刀杀了进来,见里面藏有众多的民众老少时,立即进行大掠杀。琯头村乡兵急忙举**呼救。庄良珍得**报后,立时先通知西福村的约正魏瑚、杏宅头领郭概等人组织周边五、六个村庄的乡兵,先行急来救助受害者,并同时燃放烽火台上的烟火、通知周边村庄的乡兵以及官兵和少林武僧,一齐前来**倭救援。在庄良珍、魏瑚、郭概等头领的带领下,众乡兵和村民,与尚未被杀害的避难者一齐杀向倭寇,全力进行自卫还击,一时与敌寇杀得天昏地暗,血流成河。当时,庄良珍一边血战,一边安排杏宅和桥南的乡兵,组织乡民,拦阻倭寇从洛阳桥两边撤退;另派见边和乌屿的乡兵们,也组织乡民,把倭寇拦截在盘光桥外,实施“关门打狗”的战术,全力围歼入侵的倭寇。此一**倭卫乡反击战,最后几乎全歼入侵之敌,并擒获其寇首。

此战是倭寇入泉以来遭遇到的最沉重的打击,杀得众倭寇大丧其胆。后来,倭寇在泉州别的地方,敢进行多次反复的掠杀,唯独在城东至桥南这一带,从此不敢再次来犯。这全赖此战的神威和庄良珍、魏瑚、郭概等带领下有组织的乡兵。当然也有次年建立的洛阳桥新城之功,然而,前者是最关键、最重要的。永宁城是泉州驻扎重兵的全国****卫城之一,据《泉州府志》记载:“嘉靖四十一年二月,倭寇永宁卫城,指挥王国瑞失守城陷,贼大掠数日”,“三月,倭复来攻城,再陷,军民杀伤几尽。”这就是倭寇两次血洗永宁的罪行。由于我们有庄良珍等乡贤领导下的这批十班**倭英雄的存在,再加上军民的团结,自明嘉靖三十八年九月之后,不再受到倭寇的入侵和掠杀,终于使泉州城东一带获得安宁的环境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